青企会公告

NOTICE BOARD

一个“创二代”的金箔情缘——江楠

TIME-2017-07-05


记南京金陵金箔公司董事长江楠


金箔的生产制造,虽然不属于高科技产业,但是却有着1700多年的历史;它的锻制技艺被国务院列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它的传承与创新是对“工匠精神”最好的诠释。

作为全球最大的金箔生产企业——金陵金箔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江楠是企业的“创二代”,如今已在企业工作了18年。对他来说,金箔是融入生命意义的一份情缘。

 

“和金箔的缘分,从我小学三年级就开始了”

和江楠交谈,他的脸上总是挂着温和谦逊的笑容,一抹微笑,包含着善良与自信的力量。谈及从事的行业,他说“我和金箔的缘分,从我小学三年级就开始了”

“那一年我父亲江宝全受组织委托,从当地一家最大国有企业的政工科长到濒临破产的江宁金箔锦线厂(南京金陵金箔股份有限公司前身)做厂长。”

当时的江宁金箔锦线厂固定资产38万元,却有着190多万元的巨额债务。“父亲虽然名义上升了职,但却是一个烂摊子。那一年,我才8岁。”

江楠回忆当时的情形说,由于当时金箔锦线厂的条件有限,我们二三十平方米的家便成了工厂的第二办公室。下班后,父亲便带着人在家里商讨、研究工作,有时刚走一拨又来一拨,经常持续到深夜。“当时我读小学三年级,在隔壁的屋子里就能听见他们谈工作,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总会听到‘金箔’这个词,慢慢也就知道了父亲所在的单位是做金箔的”。

也就是从那时起,“金箔”这个词开始在江楠的心中生根发芽,产生了懵懂的情怀。

1983年故宫进行修缮,需要大量的金箔产品,金箔锦线厂迎来了发展机遇。此后,布达拉宫等也来订制金箔,金箔锦线厂的经营慢慢地活了起来。

1987年金箔锦线厂获得国家金质奖,仅仅三年时间就超过了江宁另一家金箔生产厂;1989年又成功超过了江宝全之前任职的国有企业;1990年成为国内第一家为卷烟厂拉金线的生产厂家;1991年成为江宁本土企业第一纳税大户,直到今天,保持了26年。

江楠说,“父亲38岁到金箔锦线厂担任厂长,把年富力强的时光奉献在了对金箔的事业发展上,见证着这个行业的兴衰,推动着这个行业的发展。我对金箔的知识,对金箔的情怀都是源于从父亲身上日常点滴的学习积累,传承下来的。”

 

“有一天,父亲说:‘来企业做事吧’”

1995年,江楠从东南大学毕业,进入南京市旅游局工作。

江楠说:“我至今清楚的记得,自己是如何来到企业来工作的。那是1998年的一天,我与父亲从外婆家吃过晚饭,在回家的路上,父亲对我说‘到企业来做事吧!’没做过多的思考,我便答应了。”

您怎么不作深入的思考就答应呢?面对记者的惊讶,江楠说,“父亲是我最崇拜的人!”

结束在旅游局的三年工作,江楠到了金箔锦线厂工作。没有办公室,摆在他面前的第一岗位是金箔锦线厂铜箔车间的一线工人。

“我是认认真真的在生产一线,学习了9个月的金箔生产工艺,随后参与公司外贸进出口的成立工作,又在对外贸易工作岗位上工作了两年,之后开始筹备金元宝大酒店。当时,投资酒店对整个企业来说是一个新领域,投入资金非常大,因此我和同事们面临的压力也很大,我们在工作中一点点摸索前行。”江楠向记者讲述着在企业的历程。

2000年,刚刚完成改制的金陵金箔公司,遭遇到强烈的行业冲击。原因是随着国家逐渐放开对金箔的管控,生产金箔的小公司、小作坊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并打起了价格战,恶性竞争弥漫着整个行业。“有的小公司,只租一个地方,找几个会做金箔的人,就干了起来,生产出的产品鱼龙混杂”。

针对这种情况,金陵金箔果断决策,不参与恶性竞争,只做品质大客户,确保质量、不裁员。江楠说,即便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对外贸易遭到严重打击的情况下,金陵金箔也没有裁员。什么是企业的担当?我父亲当时说,“要让与他一块干的人可以安居乐业!”

20144月,江楠主动向父亲请缨,挑下金陵金箔的担子。父子二人为此促膝长谈,没几天江楠便走马上任,担任金陵金箔的掌舵人。

提升品质、加大技术改革力度、品牌宣传是江楠接手后的三大发展策略,从接手时年亏损100多万元到2016年公司实现利润1400多万元,金陵金箔在江楠的手上又重新焕发了生机。为此,父亲江宝全对江楠的评价是:“江楠人去了,心去了,干劲也去了!”

对于在企业18年的工作历程,江楠谦逊的说:“我作为民营企业家的创二代,还处在一个学习的过程中。因为父辈的努力,使我走上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岗位,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更多的资源可以调配。但是就目前的状态而言,我还没有真正用实践去完全证明自己的能力,也谈不上成功。”

 

 

“做企业,需要踏踏实实和真情妙悟”

江楠性格直爽,待人真诚,在江苏青年企业家群体中颇受拥戴,并担任着江苏省青年企业家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和南京市青年企业家联合会会长,被不少年轻的企业家称为“楠哥!”

在江楠看来,江苏青年企业家是一个视野开阔,年轻有为,积极进取的群体。“虽然这个群体中企业有大小,但是有梦想的人都值得尊重。”

江楠说,通过青年企业家联合会这个平台,许多年轻的企业家结成了感情上的好朋友,事业发展上的好伙伴,有时一个电话便可解决问题。

去年,在江苏省青年企业家与重庆青年企业家的交流会上,江楠遇到一位从事酒业的青年企业家。双方相谈甚欢,彼此信任,便携手推出了一款金箔酒。

传承企业的发展是不少民营企业二代正面临的使命,父辈辛苦打拼一辈子为子女打下了一片江山,等到了二代走马上任后能否接得住、接得好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在江楠看来,传承企业的前提是情感,接班人要爱企业,对企业产生兴趣,“杨振宁评价莫言是真情妙悟着文章,企业家也要有真情和妙悟,真情就是对企业的感情,妙悟就是做企业要有想法、会思考、不断提升能力,情感与能力相结合才能做好企业。”

江楠说,金箔作为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金箔的传承与创新要践行工匠精神。践行工匠精神需要情怀,对于企业掌舵人,要尊重前辈、理解同辈,培养晚辈,遇到危机时要敢于挑担子,还要挑得起担子;企业家要有内涵,光有钱是暴发户,文化上面要传承,不传承是对历史的亵渎,需要为行业坚守并创新。

谈到金陵金箔的未来发展,江楠明确的说,非遗需要走向国际化和年轻化。近年来,金陵金箔逐渐走向米兰、走进伦敦,走向全球,慢慢地将发展策略由B2BB2C转变,向终端用户转变,推出金陵金箔春联,将金箔与书法相结合,共同推出文化产品;与银行合作做文化产品;吸引佛教信仰消费者直接订购等等。

江楠说,今后我们要建立终端客户消费,与世界级工艺大师合作开发新产品,拉近与年轻消费群体的距离。金箔产品在某一个时代风靡过说明有流行的基础,现在要有意识地去创新,活化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让更多的年轻人喜爱,从而更好地走进千家万户。


对社会责任的承担,是企业应该做的事”

据江楠介绍,目前金箔集团主营九大板块,拥有职工4000多名,年营业额100亿元,固定资产30多亿元,年利税2亿多元,是国家工艺美术行业大型一档企业和服务业500强民营企业、江宁区地方支柱型企业。集团公司的“金陵牌”金箔产品产量占全国金箔总产量70%以上。同时,公司不但是世界五大金箔生产中心之一,也是中国最大的真金箔生产基地。 “我们提出了二产三产齐头并进,分而治之,九大板块自由发展。公司目前发展势头良好。”对于公司的发展,江楠这样说。

在谈到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时,江楠表示,承担社会责任本来就是企业家的必要工作。金箔集团作为一家老企业、大企业,本身就担负着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他向记者介绍说:“作为1955年成立的企业,公司多年都在关注下一代的健康成长,每年都会资助数十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也对本地大学生的创业给予指导和支持,并为大学生提供免费的培训机会。下一步,集团公司也会对社会上有创业想法、有优秀理念的人,提供包括资金在内的更多支持和帮助。”

江楠认为,做企业其实就利用整个社会资源来创造价值,而创造出来的价值也是社会对企业支持的一种体现。“企业或企业家对社会的回馈,对社会责任的承担,其实是应该做的事。”但是,他告诉记者,这个前提是企业本身要存活下去,有能力承担社会责任。所以一定要做有能力的企业经营者,为社会多做有意义的事。“这从企业的经营角度来说,也可以保持长期的发展动力。”

 

 


日博代理_日博体育投注靠谱吗_日博体育备用网址

日博代理_日博体育投注靠谱吗_日博体育备用网址